女儿的十位钢琴老师(转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30 00:38:48

儿的钢琴老师 ( 1 )


女儿的钢琴老师


琴声陪女儿走过了童年。她撒下多少汗水,留过多少眼泪,只有我这个当妈的最清楚…..

如今女儿长大了,她喜欢音乐,甚至希望终生以音乐为伴。再过几个月,她将去沈阳音乐学院附属音乐学校读高中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一条人生之路……

不论她还能走多远,不论她将面临怎样的困难,我都会一如既往,与她携手并肩。我坚信,女儿的执着和母爱的力量一定会让她早日扬起风帆。

.许久了,一个挥直不去的念头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我想用我贫乏的大脑和笨拙的双手,为女儿写下一段真实的成长历程,作为精神财富,永远激励她。..

女儿在十一年的求学路上一共拜了十位钢琴老师,就先以这十位老师为主线,写下我们和老师相处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记下每一位老师给女儿带来的最大收获。

儿第一位钢琴老师

女儿第一位钢琴老师姓高,叫高何茹,她是一位音乐学院的退休女老师,也是女儿外婆的一位朋友引见我们认识的。虽说是第一次拜的老师,但她还不能算做女儿的启蒙老师。真正的启蒙老师严格点说应该是女儿的母亲,我老人家,哈哈!

在女儿学刚琴之前,我连滚代爬地算是把拜厄弹完了,是一个中学的音乐老师教我的,那个老师的爱人是女儿外婆的同志。那时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竟斗胆自告奋勇当上女儿的启蒙老师来了!按照老师教我的”原理”,我生搬硬套地教起她来。女儿从小就听话,你让她干啥她就干啥,而且干啥象啥。每天我先坐在琴凳上,她一听我喊:“翩儿,咱们开始弹琴了,”就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拧得拧得,乐呵呵就过来了。因为人还太小,够不着琴凳,所以每次她都将她那胖乎乎的小屁蛋往上一翘,其实那是在给我信号----妈妈抱!!!

后来才知道,学弹琴应该多么规范和循规蹈矩。可那时我不管,就是心里着急,恨不得女儿马上就能弹出“蓝色多脑河”的主旋律来。老师教我时,一个“多”起码得弹两礼拜,我性急呀,一个星期就让女儿弹出:多,来,咪,发,索。二个月后到老师家上第一节课时,女儿有板有眼地给老师表演起“蓝色多脑河”来。本指望老师夸咱两句,可老师却说:“哪个老师把你教成这样,五个手指都翘着弹?”女儿小时候嘴特快,我还没来得及给她使眼色,女儿抢着答:“妈妈教的,她比我还翘呢!”

我无地自容地解释:“教她弹着玩呢!”“那你还会弹啥?”老师又问?一般老师是不愿意收有前科的孩子,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我顿时紧张起来,非常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把话差开,可我那宝贝,你们不知道,小时候一听说让她”表演”,哪怕让她表演啦屎吃饭,也顿时精神亢奋.只见她以迅雷不及淹耳之势,再次爬上琴凳,“小汤第二册”从头到尾,我们两个月的成果,一一呈现出来,“完了,完了,漏陷了,丢切了。。。”我从脸红到勃子,中间试图打断她,未果,我心里明白她这一“上铤”,如果得不到一个另她满意的鼓励和表扬,那她是绝对不会给你:糊”的…..这个老师真的很有修养,也许她也当了奶奶,很懂得儿童心理,说:“孩子会得真不少,二个月和我孙子半年的进度一个样。”我心理奔儿清楚,人家没好意思贬我:“你可真不知天高地厚,这个你也敢比划呀?!!”最后老师收下了女儿,对我说:两周内不许让孩子再碰琴了,让她忘一忘再来上课。

正式上课的时候,女儿机敏的反映和识谱能力让老师赞不绝口,尤其课堂上孩子的兴奋劲儿,也很讨老师的喜欢,老师让她的孙子和儿媳妇过来看女儿弹琴,边看边对她的孙子说:“小妹妹就很松,拍子也很准,她小手比你小多了,但音却很实。”又对她儿媳妇说:“人家妈妈很上心,天天陪练不说,自己还买了很多参考书,你看,这才上了几次课,进步多快呀!”
女儿一听这些就更飘了,小身板挺得笔直,开始摇头晃脑起来,嘴里边大声数着拍子:“多一二,发一二。。。。。。”。
女儿学琴的初始阶段应该说很顺利。我的“启蒙教学”遭到了沉重的打击,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老师批评她,她都会说:“是妈妈教的”。即便这样,女儿的进步给了我很大的精神安慰。
和第一位老师学了大概三个多月。由于老师身体不太好,有时上课时间不固定,加上学费也很高,记得当时是40元/课时,我便蒙生出开始为女儿寻找新老师的想法来了…….
弹钢琴太特殊了,需要规范、细致、一板一眼的学和教;弹钢琴要求很多,成年人都很难做到,启蒙老师很关键,陪练的妈妈更重要;弹钢琴的孩子很少有没走过弯路的......

女儿钢琴老师(3)
女儿第三位钢琴老师

我们向往着那位女副教授,但相约见一面都成了一件难事。

那天女儿很激动,听说我们要去见新老师,一上午不停的问我,到老师家给老师弹什么?她把以前弹过的小汤、高师教程、拜厄全都从琴凳里掏出来。找出从前她自己认为弹的最好的曲子,认真复习起来,难为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我知道她是想在老师那露一手,免得人家不收她。事前大人们说的话,也不知她是怎么偷听并记住的,介绍人好像和我谈起,老师叫于卓群,是一个上海人,是教本科的老师,最近身体不太好,基本不收小孩 。在去老师家的路上,女儿竟突然冒出一句:“妈妈,于姥姥要我不?”我:“说能,只要你好好给姥姥表演,她就一定能收下你!”女儿小时候对表演二字很有感觉,所以一般我希望她使出浑身力气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只用“表演”二字就足够了。


“郭叔”(我妹夫的父亲),代找我和女儿准时到了于老师的家。那可是个音乐世家,男主人原来是吹单簧管的,他们的一对儿女,男孩已经从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女儿那年正准备考音乐学院。


当时于老师外出还没回来,男孩正在给学生上课。我们只好边等边和男主人拉家常。过一会儿于老师回来了。看得出她是一位很干练的南方小老太太,穿戴时尚,说着一口上海普通话。和郭叔寒暄过后,就开始大谈最近它腰痛,推掉了很多学生,接着又说,他家“小千”毕业后就留在音乐学院附中教钢琴。因为“小千”曾经是郭叔的一个肾病患者,她最感兴趣的还是她儿子出院后的病情如何如何!


听于老师一番表白,我开始忐忑起来,又始终不入正题,我转而又焦急起来。这时的女儿见那上课的孩子已经下琴,就开始往外掏自己的琴谱。我示意女儿安静,她对大人的谈话没有兴趣,就开始摸摸这个,碰碰那个了。我怕女儿不老师遭人家生厌,就不听地给郭叔使眼色,让他赶紧赶紧转入正题。


那个“于姥姥”终于站了起来,对女儿说:“都弹啥了,让我看看。”女儿急切地爬上琴凳,先从“小汤三册”下的手,一边唱,一边摇头晃脑地弹起来。于老师说了一句话,让我的心冰凉了起来:“孩子也没什么毛病,为什么要换老师呢?继续和原来的老师学不挺好吗?”


要是现在,我马上就能编出一套瞎话来,起码再争取一下。可那时和老师打交道我是一点没经验。后一个老师还没确定,怎么能和前一个老师先说转学的事情呢?!女儿仍在兴致饽饽地弹着,我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看着郭叔,希望他能帮我再说说情。可他毕竟是一个有身份的外科主任,所以每一句话都很有分寸。于老师明白我的心事,赶紧说:“等孩子大一大,现在这个老师没教偏,你就放心和她学吧,平时我可以帮孩子看看,只要不学偏就好。”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很沉重,真希望郭叔能帮我再争取一下,我当时就是觉得于老师她德高望重,能攀上她女儿就会前途光明。


女儿学琴的事儿不知不觉地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重…….


晚上接到了郭叔的电话,他说于老师的儿子同意教女儿,他还说慢慢来,先和儿子学,找机会再和妈妈学。我同意了。我单纯地想法是,和于老师攀上了一层关系,就一定还有希望。


男孩也只有二十四、五岁,很腼腆,不善交谈。第一堂课是约我们去的音乐学院附中的琴房。这也是女耳第一次去琴房上课。显得比较拘谨,加上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小伙,看得出她有些不太自然,不见往常小嘴巴巴的模样了。可坐上琴凳,一上手,就进入状态。从学琴的第一天起,练琴是每天必须做的功课,雷打不动,我说这个雷打不动包括节假日和女儿有病发烧(现在想起我对女儿在弹琴方面已经没有一点人情味而言)。我全程陪伴她练习,每天至少一个半小时,我们全部的动力就是希望在回课的时侯听到老师的表扬。尤其换新老师后的第一堂课,为了给老师一个好印象,更为了不让我们退课。我和女儿为这堂课更是做了精心的准备。


女儿弹得格外投入,可老师却面无表情,这种没有互动的教学场面我以前没有见过,让我心里很着急。女儿属于课上活泼,回应快的那一类型,脑子快,手也快,当老师指出问题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她的手就急着上琴,急着想改正过来,以致于后来的很多老师都曾批评过她: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男孩名字叫肃千,第一次课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结束了,还好,她没说什么不满意的话,也没有让我们退课。为什么我总提到退课 的事情,这在许多琴童换老师的时候经常出现的一种事情,让家长沮丧万分,要知道孩子和家长的心血让老师一句话给否定得一干二净。我就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让孩子退课,难道她不懂得重复是教育的最大一忌吗?那么多同等程度的教材,换一本,或挑几课补充过渡一下不也同样能解决问题吗?家长孩子受挫的心情咱暂且不论,很多孩子真是由于投师不当,多次退来退去半途而费,这里不乏很多有天赋的孩子。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老师太缺少基础学科的知识和情感交流,更不懂儿童心里学。女儿后来和苏联外教学了五年琴,这是我对比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针对中俄教学的不同对比写下一些心得体会。


女儿小,年轻男老师没有和小孩交谈的技巧,我觉得课上得基本没有什么收获,唯一的收获是,他还能把我教明白,但我觉得吃不饱,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他点到的问题还是很不到位滴,于是我会提出一些问题,这是不是让老师感到不愉快我无从知晓。由于我必须辅导孩子,所以课下买了一些参考书自学(那时音像制品可选择的少,也只有录音带),由于偶是门外汉,辅导孩子的时候,其实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由于是生搬硬套就只好在琴谱上做笔记,然后照本宣科。


第四次课堂上,肃千指着琴谱问我:“这都是你写的?你挺明白的!”我还没弄清楚他是夸我还是贬我,就立即觉得不好意思了,马上解释:“我明白啥呀?孩子太小,老师说的有些话她也听不明白,我就怕回课的时候老师不满意,(还有一句我想说但没说:怕你不要咱们),我在家就尽量多帮帮她。没想到肃千犹犹豫豫对我说:这孩子真不错,这么小巴赫的声部就弹得这样清楚,我看你对孩子要求也很严格,期望一定也很高,你看,我真怕耽误你孩子,要不你再找一个有经验的老师给代一代吧”。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我简直哑口无言,心里很堵。走出教室,我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记得沈阳的冬天零下二十几度。女儿看我难过,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嘟囔:肃老师说我巴赫弹得好。言外之意她告诉我,老师不是因为她弹得不好才不要她的。音乐圈主主辈辈和我们家没有任何瓜葛,和我的交际圈更毫无关联。所以一遇这种事,我感到很无助。


那天晚上,女儿问我:妈妈,没老师教了怎么办?要不还是你教我吧。以前一提起我教她弹琴,她从不忘记捎带着提一提“手指翘着弹的事情”,可今天她却没再提。


第三位老师其实是我不太满意的,时间太短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我觉得孩子小学三四年级之前最好和年龄大点的女老师学,特别是培养过自己的孩子弹琴的老师,她会用小孩能听明白的语言教学,同时会教给妈妈一些陪练的方法。另外孩子一定要有人陪练,从一开始就得陪,老师的知识必须有一个人来进行二次转换,这样才更容易被孩子消化吸收。老师即使有天大的本事,没有家长的配合也达不到满意的效果。学钢琴真的很难很难,比学任何东西都难,孩子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独自完成。陪练是最辛苦的活,不但精力要高度集中,而且心脏还得随时承担喜怒悲哀各种负担。这种陪练要持续几年或更长时间,如果家长付不出这种辛苦,孩子就不要学琴。且先不论成功与失败,白搭进孩子的童年实在不划算。另外,我还想说,没必要让孩子太早开始学琴,童子功固然重要,但八、九岁开始学的孩子成为大家的也大有人在,我女儿四岁开始学,到她十岁的时候和七岁开始学的孩子也都扯平了。孩子的童年应该是美好的,但琴童的童年往往都被蒙上一层灰蒙蒙东西。想起女儿小时天真烂漫的模样,再回忆起一些往事。我有时觉得为孩子选择这条路其实是很很盲目、很不负责任的。为钢琴我们投入太多的感情,即便有了汇报回报,我仍然觉得很不值得。



 
 
女儿钢琴老师(3)女儿第三位钢琴老师

我们向往着那位女副教授,但相约见一面都成了一件难事。

那天女儿很激动,听说我们要去见新老师,一上午不停的问我,到老师家给老师弹什么?她把以前弹过的小汤、高师教程、拜厄全都从琴凳里掏出来。找出从前她自己认为弹的最好的曲子,认真复习起来,难为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我知道她是想在老师那露一手,免得人家不收她。事前大人们说的话,也不知她是怎么偷听并记住的,介绍人好像和我谈起,老师叫于卓群,是一个上海人,是教本科的老师,最近身体不太好,基本不收小孩 。在去老师家的路上,女儿竟突然冒出一句:“妈妈,于姥姥要我不?”我:“说能,只要你好好给姥姥表演,她就一定能收下你!”女儿小时候对表演二字很有感觉,所以一般我希望她使出浑身力气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只用“表演”二字就足够了。


“郭叔”(我妹夫的父亲),代找我和女儿准时到了于老师的家。那可是个音乐世家,男主人原来是吹单簧管的,他们的一对儿女,男孩已经从音乐学院钢琴系毕业,女儿那年正准备考音乐学院。


当时于老师外出还没回来,男孩正在给学生上课。我们只好边等边和男主人拉家常。过一会儿于老师回来了。看得出她是一位很干练的南方小老太太,穿戴时尚,说着一口上海普通话。和郭叔寒暄过后,就开始大谈最近它腰痛,推掉了很多学生,接着又说,他家“小千”毕业后就留在音乐学院附中教钢琴。因为“小千”曾经是郭叔的一个肾病患者,她最感兴趣的还是她儿子出院后的病情如何如何!


听于老师一番表白,我开始忐忑起来,又始终不入正题,我转而又焦急起来。这时的女儿见那上课的孩子已经下琴,就开始往外掏自己的琴谱。我示意女儿安静,她对大人的谈话没有兴趣,就开始摸摸这个,碰碰那个了。我怕女儿不老师遭人家生厌,就不听地给郭叔使眼色,让他赶紧赶紧转入正题。


那个“于姥姥”终于站了起来,对女儿说:“都弹啥了,让我看看。”女儿急切地爬上琴凳,先从“小汤三册”下的手,一边唱,一边摇头晃脑地弹起来。于老师说了一句话,让我的心冰凉了起来:“孩子也没什么毛病,为什么要换老师呢?继续和原来的老师学不挺好吗?”


要是现在,我马上就能编出一套瞎话来,起码再争取一下。可那时和老师打交道我是一点没经验。后一个老师还没确定,怎么能和前一个老师先说转学的事情呢?!女儿仍在兴致饽饽地弹着,我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看着郭叔,希望他能帮我再说说情。可他毕竟是一个有身份的外科主任,所以每一句话都很有分寸。于老师明白我的心事,赶紧说:“等孩子大一大,现在这个老师没教偏,你就放心和她学吧,平时我可以帮孩子看看,只要不学偏就好。”


回家的路上我心情很沉重,真希望郭叔能帮我再争取一下,我当时就是觉得于老师她德高望重,能攀上她女儿就会前途光明。


女儿学琴的事儿不知不觉地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重…….


晚上接到了郭叔的电话,他说于老师的儿子同意教女儿,他还说慢慢来,先和儿子学,找机会再和妈妈学。我同意了。我单纯地想法是,和于老师攀上了一层关系,就一定还有希望。


男孩也只有二十四、五岁,很腼腆,不善交谈。第一堂课是约我们去的音乐学院附中的琴房。这也是女耳第一次去琴房上课。显得比较拘谨,加上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小伙,看得出她有些不太自然,不见往常小嘴巴巴的模样了。可坐上琴凳,一上手,就进入状态。从学琴的第一天起,练琴是每天必须做的功课,雷打不动,我说这个雷打不动包括节假日和女儿有病发烧(现在想起我对女儿在弹琴方面已经没有一点人情味而言)。我全程陪伴她练习,每天至少一个半小时,我们全部的动力就是希望在回课的时侯听到老师的表扬。尤其换新老师后的第一堂课,为了给老师一个好印象,更为了不让我们退课。我和女儿为这堂课更是做了精心的准备。


女儿弹得格外投入,可老师却面无表情,这种没有互动的教学场面我以前没有见过,让我心里很着急。女儿属于课上活泼,回应快的那一类型,脑子快,手也快,当老师指出问题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她的手就急着上琴,急着想改正过来,以致于后来的很多老师都曾批评过她: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男孩名字叫肃千,第一次课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结束了,还好,她没说什么不满意的话,也没有让我们退课。为什么我总提到退课 的事情,这在许多琴童换老师的时候经常出现的一种事情,让家长沮丧万分,要知道孩子和家长的心血让老师一句话给否定得一干二净。我就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让孩子退课,难道她不懂得重复是教育的最大一忌吗?那么多同等程度的教材,换一本,或挑几课补充过渡一下不也同样能解决问题吗?家长孩子受挫的心情咱暂且不论,很多孩子真是由于投师不当,多次退来退去半途而费,这里不乏很多有天赋的孩子。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老师太缺少基础学科的知识和情感交流,更不懂儿童心里学。女儿后来和苏联外教学了五年琴,这是我对比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针对中俄教学的不同对比写下一些心得体会。


女儿小,年轻男老师没有和小孩交谈的技巧,我觉得课上得基本没有什么收获,唯一的收获是,他还能把我教明白,但我觉得吃不饱,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他点到的问题还是很不到位滴,于是我会提出一些问题,这是不是让老师感到不愉快我无从知晓。由于我必须辅导孩子,所以课下买了一些参考书自学(那时音像制品可选择的少,也只有录音带),由于偶是门外汉,辅导孩子的时候,其实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由于是生搬硬套就只好在琴谱上做笔记,然后照本宣科。


第四次课堂上,肃千指着琴谱问我:“这都是你写的?你挺明白的!”我还没弄清楚他是夸我还是贬我,就立即觉得不好意思了,马上解释:“我明白啥呀?孩子太小,老师说的有些话她也听不明白,我就怕回课的时候老师不满意,(还有一句我想说但没说:怕你不要咱们),我在家就尽量多帮帮她。没想到肃千犹犹豫豫对我说:这孩子真不错,这么小巴赫的声部就弹得这样清楚,我看你对孩子要求也很严格,期望一定也很高,你看,我真怕耽误你孩子,要不你再找一个有经验的老师给代一代吧”。事先没有任何预兆,我简直哑口无言,心里很堵。走出教室,我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记得沈阳的冬天零下二十几度。女儿看我难过,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嘟囔:肃老师说我巴赫弹得好。言外之意她告诉我,老师不是因为她弹得不好才不要她的。音乐圈主主辈辈和我们家没有任何瓜葛,和我的交际圈更毫无关联。所以一遇这种事,我感到很无助。


那天晚上,女儿问我:妈妈,没老师教了怎么办?要不还是你教我吧。以前一提起我教她弹琴,她从不忘记捎带着提一提“手指翘着弹的事情”,可今天她却没再提。


第三位老师其实是我不太满意的,时间太短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我觉得孩子小学三四年级之前最好和年龄大点的女老师学,特别是培养过自己的孩子弹琴的老师,她会用小孩能听明白的语言教学,同时会教给妈妈一些陪练的方法。另外孩子一定要有人陪练,从一开始就得陪,老师的知识必须有一个人来进行二次转换,这样才更容易被孩子消化吸收。老师即使有天大的本事,没有家长的配合也达不到满意的效果。学钢琴真的很难很难,比学任何东西都难,孩子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独自完成。陪练是最辛苦的活,不但精力要高度集中,而且心脏还得随时承担喜怒悲哀各种负担。这种陪练要持续几年或更长时间,如果家长付不出这种辛苦,孩子就不要学琴。且先不论成功与失败,白搭进孩子的童年实在不划算。另外,我还想说,没必要让孩子太早开始学琴,童子功固然重要,但八、九岁开始学的孩子成为大家的也大有人在,我女儿四岁开始学,到她十岁的时候和七岁开始学的孩子也都扯平了。孩子的童年应该是美好的,但琴童的童年往往都被蒙上一层灰蒙蒙东西。想起女儿小时天真烂漫的模样,再回忆起一些往事。我有时觉得为孩子选择这条路其实是很很盲目、很不负责任的。为钢琴我们投入太多的感情,即便有了汇报回报,我仍然觉得很不值得。



 
 











TAG: 老师 朋友 人生 音乐学院 沈阳音乐

wanqing112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wanqing112   /   2016-07-05 15:09:52
5
空谷回音 引用 删除 空谷回音   /   2012-05-15 21:03:02
你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不仅仅是孩子的音乐启蒙老师,更是孩子人生美好愿景的规划师。
Speak Now 引用 删除 CGG   /   2012-04-26 21:05:27
找个好老师好辛苦
917847474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917847474   /   2011-02-08 14:35:30
1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