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言小屋欢迎您的到来!很高兴和爱音乐.艺术.动漫的人做朋友

最爱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2-03 00:15:19

近来实在无聊,又把棋魂看了一遍,好多感触,进了棋魂吧,看到评价亮的文章,决定放到空间里!棋魂,是我看那么多年来最让我震撼的动漫经典之作,别说我肤浅,很多人看动漫是来看个热闹,但有不少优秀作品其中的内涵和表达的意思,又有多少人懂呢? 说实话,我虽然非常喜欢看动漫,但没内涵的,就不浪费大好时光了!

塔矢与进藤光

塔矢和光的关系不能简单地用“对手+朋友”的模式来诠释,也不能用“暧昧微秒”这样的字眼来糊弄。塔矢对于光态度的嬗变一直是与其对光实力的认同与否同步进行的。



①光一出场就预示了他对于塔矢是个特殊的存在,因为其他要求与他对弈的人都是事先知晓其身份,慕名来寻求指导和挑战的,但是一无所知的光只把塔矢当作普通的同龄人,笑容也显得格外自然明媚。这点想必也让塔矢十分欣喜,所以他闻声站起,答应了这场命运的对局。

此时正是是塔矢决意摆脱先前的困惑,意气风发准备迈入职业棋坛之际,这一打击可谓晴天霹雳。得知光从未与人对弈后,塔矢愈加震惊,一直只有别人望其项背,暗地讨论自己是何方神圣,这回轮到自己来问:“他是谁?”

高深实力+神秘身份,即是此时光的魅力所在。



②风一般在地铁站奔波的塔矢,第一次展示出了与他文雅外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也展现出了他追求答案的决心。

给予塔矢强烈刺激的便是光上面的一席话,塔矢在气愤不已的同时懊恼不堪,他责问自己“怎么会输给这样的人?!”在第二次对弈中他赌上了汗水与棋士的尊严,他一遍遍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这种人,这种侮辱围棋的人。但是无情的现实把他彻底打倒,愤恨茫然和无助吞噬了他的心灵,他恨光,恨自己,开始对坚守到现在的信念发生置疑。



③塔矢在冬季赛上目睹光超凡实力后给予其高度评价,又坦言自己想和他下棋的决心,他对光的态度经历了好奇惊讶与愤怒不满,终于转换为彻底的崇拜与认同。

遭到光的下棋的拒绝后,塔矢决意加入围棋社奋起直追,期间经历了汗水血水说不尽的委屈痛苦的洗礼后,终于迎来了梦寐以求的一局。他答应老师这之后就退出围棋社,所以在心中认定这是与目标战斗的最后一局,“以颤抖之身追赶,怀敬畏之心挑战”,他的战栗与斗志却唤醒了光隐藏的斗志,于是,他看清了光真正的实力,理想被彻底粉碎了。

在这里,塔矢对于光的怨恨不难理解。因为在海王围棋社经历的种种是骄傲的塔矢亮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他舍弃了自己的尊严,忍辱负重留在社团里。这对于一个国一的孩子,无论意志多么坚强,也多少有些不堪忍受,或许他也有动摇的时候,但追求目标的决心一直支持他走下来。也就是说,和光下棋,打败光,是他忍耐下来的唯一动力和弥足珍贵的芦苇,所以那一局后,他无法回答自己历经千辛万苦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之后又得到了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一局粉碎了他心中对棋神的憧憬,他尝到了被欺骗和玩弄的滋味。

于是他下定决心不再把这种人当作对手,决意踏上既定的征途。



④网上与sai一弈中,塔矢敏感地察觉到光与sai的联系,重新对原本已下定决心忘记的光产生了疑惑,在询问遭到否认后,他不无失落地坦言“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但在内心深处依然有着疑惑和期待。他向光提出挑战后得到的仅是光张口结舌的表情。于是这一次,他下决心转身离去,他心中充斥着强烈的对进藤光的不屑与对自己的自信。但看似坚定的背影多少有些失落,他希望光再度追上来答应他的挑战,因为他的心中依旧残存对最初两局的困惑与憧憬,他依旧无法回答自己内心的问题:“他是谁?”

骄傲的塔矢从来就是说到做到,从此以后,他决意不再主动出现在光面前了。



⑤紧接着塔矢进入职业棋坛,光也在追击塔矢的信念的激励下成为院生,开始前进的第一步。

新初段联赛上塔矢的心声是重要的转折点,他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一味猛攻,原因只是因为“进藤会看到这局”。也就是说,此时塔矢追求的不是比赛的胜利,而是在光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强大。他开始从以围棋为中心逐步转向以光为心中的人生。原本那个让人心疼又骄傲的塔矢棋士被彻底解构掉了。
塔矢在这局棋中的另一段告白很能体现现在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矛盾的心态。他信誓旦旦地对自己说:“谁在身后追赶我都没有关系,我的眼中只有五百名职业棋手!只有前进,我会一直向前走!我再也不会理会你了……”愈是这样表决心的自我陈述,愈是让人肯定他的自欺欺人。

其实此时塔矢本人也很困惑,一方面他极力克制自己不去在乎进藤光,一方面又抑制不住隐藏心中的种种疑问,他只有不停地用自我暗示来驱除光对于自己的影响,结果正是因为日日重复这个名字导致事与愿违。
⑥幼师赛中塔矢第一次用行动表现出了心头这一矛盾。

出场时塔矢表现出的视而不见为今后的傲慢态度开了先河,这一方面是极力恪守自己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的诺言,另一方面,也许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吧。所以只有沉默与躲避。

塔矢自己棋局结束之后,犹豫许久,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转过身去看光的对局,这一细节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塔矢的心态:他强烈地关注着光的发展情况,又无论如何不想让对方知晓自己对他的在乎。所以他不会亲自询问光的棋局,只能向光的对手,向旁观者询问,一次次地到处奔走。

这与其说是他放不下面子,不如说是少年微妙的心理在作祟。因为向后两者一遍遍询问光的棋局,毫无疑问是向更多人透露自己对进藤光的在意,向更多人舍弃自己的骄傲,而且往往还会遭来不屑与嘲笑。但是塔矢依旧倔犟地选择了繁复的后者,因为比起后者的嘲笑,他更不想看见进藤沾沾自喜的表情。这便形成了塔矢可以向所有人放下尊严,唯独不想让进藤光瞧不起的奇怪论调。



⑦接下去即是职业联赛。

这时塔矢已经知道光在幼师赛上不俗的一手以及战胜秀英绝妙的一局,心中重新点燃起希望的火花,渴求通过联赛验证光的实力,并在不知不觉中希望他成功。

塔矢第一次来到越智家得知光输棋的消息,顿时失色:“输了?!输给谁了?!棋局怎么样?”关心在意溢于言表,一时震惊难以克制。他企图利用越智考验光的计谋被越智识破后依然坚持,这和先前一样,高傲的自尊被急切的求知欲战胜。

另外,在最后一局中,塔矢对记者向自己连胜记录的祝贺感到厌烦,心中关注的只是正在进行的光与越智的对局。前面已经提及塔矢对于光的在意有超过对其父的在意的嫌疑,那么到了这里,就不可思议地表现出甚至有超越对自己的关注的迹象,而且这一迹象一直延续到今后。这里我们可以再次运用他对于自己的高度自信来解释,但多少有些牵强。

光战胜越智通过职业联赛之后,亮即认定了他的实力,并且由于绪方的旁击侧巧和越智大胆地发问“为什么你这么在乎进藤光”的种种,塔矢终于向“自己一直在乎着进藤”这个事实妥协了,他默言:“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并以职业棋士的身份欢迎光的到来。



⑧光成为职业棋士的第一战即使对塔矢,但在两人见面后,塔矢第二次视而不见地与其擦肩而过,按佐为地解释这是他所下的挑战书,但就我个人观点,塔矢虽然心里承认了光,但是依旧没有放下傲气,他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所以他依旧步履匆匆而过。

因为行洋的入院两人错过了第一次对弈的机会,而且塔矢为这次错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下次看见光的棋局就是几个月后的事了。

在这期间,在名古屋流光异彩的街道上,塔矢第一次清晰地直面自己:“进藤,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我要追着你,而你又反过来追我?……”如果说之前的塔矢已经向自己的心意妥协,那么到了这里,他终于敢大胆地问自己这个困惑已久的疑问,也可以说,从这里开始,塔矢决意不再逃避,他决心用自己的眼睛来寻找答案,来正视光的神秘的实力和身份。

所以回东京后,塔矢终于坦然地守候在电梯口等待光的到来,也会在幼狮子赛上光的缺席后仪态尽失,后来更是放下“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的誓言第二次来访光的学校,并且用眼神和言语肯定了他对光的评价:“不,我并不这么认为。”在塔矢心里早已知晓自己是光的目标,所以他一直采取消极的应对姿态;但是当他听到光有可能放弃围棋时,他震惊了,恐慌了,他放下了所有的傲气来挽留,他直言:“为什么而成为职业棋士的你,难道不是为了和我战斗吗?”

到这里为止,塔矢完成了他对进藤光的逃避过程。

⑨当光回归棋坛并且与塔矢进行期待已久的一弈后,塔矢完全认可了光的实力,他坦言“你就是我一生的对手”,加之光对其承诺“总有一天会把全部告诉你”后,两人化解了多年来的隔阂。历经了相互追逐与相互逃避的漫长岁月后,他们得到了一份来之不易的友情。

有趣的是,他们的友情表达方式是通过愈来愈激烈的争吵来体现的。这并不是塔矢第一次与人争吵,在越智家当家教的时候,他就曾大嗓门地责备越智的下法,这其实并不颠覆塔矢一向的性格,在对待自己在乎的事物上,他总是表现的比一般人来的激进。当然,后来,他们发展到为数数甚至生活中谁烧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吵,那就另当别论了。

发展到这里,塔矢显然已经非常喜欢和偏袒光,他不只一次为光辩护,也会为了光的胜利露出欣慰的微笑,为他的棋局担忧不已。

北斗杯赛之前的塔矢的刻画一度回到最初强势自主的塔矢亮,可惜没有持续多久,在对韩一战中,塔矢继续沦为为进藤光牺牲的配角。

被光夺去大将之位后,仓田问塔矢是否心有不甘,塔矢竟然坦然回答:“不会,我也希望看见进藤的进步。”这是极具讽刺性的一组对话,能否进入塔矢眼里的标准在这里得到置疑。按照塔矢的性格,理应是越强的人越能吸引他的注意,但是在这里,塔矢尽管承认了高永夏的实力,但仍然丝毫不在乎,甚至忽略到失去大将的位置也无所谓。是不是在他的心里,无论多强的同龄人都及不上光在他心里的位置,纵是有一千个高永夏站在他面前也无法使他注视着光的眼神转移分毫?

下面更是通过行洋之口道出塔矢副将赛的动力:“原因很简单,因为亮的心里一定在想,进藤有可能打赢高永夏。他一定会这么想。然后,他会进一步地思考‘既然进藤有可能赢,自己当然更不能输给副将。’”是进藤光,又是进藤光,到了最后还是进藤光,塔矢最不愿意看到的依然是败给进藤光——只有他不行!

发展到这种极端的程度,我们不得不对塔矢对光的态度提出疑惑。那究竟是怎样一种吸引力,使得眼里难以容下一草一木的塔矢亮在三年来一千多个日夜里执着地关注着这样一个人,一直关注到生命中几乎没有了自己?

也许就和围棋一样,塔矢三年中不断纠缠在进藤光这个大问号里,等到意识到这个人在自己心里占据了过重的比例时,已经难以割舍了。



以上是塔矢对待光态度的大致的嬗变过程。概括来说就是从惊讶——>愤怒——>崇拜——>失望——>逃避——>关注——>面对——>认同——>喜欢。

虽然他们争吵得极为厉害,但不可否认塔矢的确非常喜欢光,甚至包容他,宠溺他。但这种喜欢不是一味的妥协,自始自终是以一种强势的姿态表现出来的,他着力在光面前表现出自己强大的一面,他希望看见光进步,又决不希望光超越自己,他不只一次笑谈:“我若不努力就要被进藤超越了。”这会不会也透露出他潜在的不安心理——一旦被光超越,他就会失去他?

很明显,光对于塔矢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唯一,光强于他,他以其为目标奋力追赶;光弱于他,他把不被光超越作为目标依旧奋力前进,他总能在心里找到妥帖安置光的位置,并把这种关注转换成源源不断的动力。但是光呢?对于光来说,只有佐为是不可替代的。北斗杯一弈中,固执要求当大将的光,宛如当年执意要求当三将的亮,那时的他们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就像那时的光不可能顾及到塔矢的感受。

根据原著的意愿来看,最终两人会发展到同一级别,宛如双子星座的萦绕生辉,两个天才共同达到“神之一手”;但按照原著中光的进步神速来看,超越塔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北斗杯结束两人实力已经平分秋色了),那么试想一下,到时候塔矢对于光来说又算是什么?光一直定位塔矢为目标和赶超的对象,如果一旦超越,他也决不会如当年的塔矢一样回头拉扯一把,他更可能朝更高的目标追寻,而把塔矢当作和和谷、伊角等同好朋友而已。

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塔矢是极为悲哀的。
或者从更广的角度出发,佐为之于光,光之于塔矢,这都是现在激励他们前进的动力,但是又隐藏着不安定的因素。佐为的消失给光戴上难以卸去的精神枷锁,他奋发努力,同时也悔恨痛苦,他把佐为视为神一样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他永远也不可能超越佐为,也就不可能达到更高的层次;塔矢对于光的关注更大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对手的范畴,而且这种关注是建立在独一无二的基础上的,如果有一天光离去或者追寻另一个目标去了,塔矢必然感到失落茫然和被背叛的痛苦。

剧中的塔矢作为棋士是彻头彻尾的成功,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是失败的。他前进的每一步与其说是内在的动力,不如说是进藤光的刺激。无论给予他多高的外部评价,塔矢亮这个人都没有真正站立起来。

男二号为男一号服务这样的例子在日本动漫界已经既定俗成,原本作为的对手的敌对意识在几集之后便荡然无存。服部把柯南宠上了天,天草流干脆为小Q神魂颠倒去了,偶然出现一个选择为自己而活的佐助则给骂如万劫不复之地。

扯远了,在回归到文本本身,《棋魂》在动漫人物刻画上已属登峰造极,但其中主角至上的毛病也十分明显,可以说,不只是塔矢,其中所有人都是为了成就进藤光这位“棋士圣手”而存在的,从棋坛的长者到同龄的伙伴,再到车水马龙中的芸芸众生,都对光表现出了不寻常的在乎。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关注光,我们却觉得唯独塔矢对光的态度最为微秒而暧昧?我觉得这是因为原著中应用了两种细腻却不合适的表现手法,一种是“进藤唯一主义”,另一种是“少女初恋情结”。

《棋魂》在刻画塔矢对待光的态度上,本质上是严格遵循了对手意识,无论是赶超的决心还是不服输的心理都没有逾越对手的范畴。但是,文本中的一个明显而刻意渲染的“硬伤”导致了我们对作者初衷的置疑——那就是“塔矢对手意识的唯一性”。

显而易见,塔矢对待光的态度是极为特殊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光的存在对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困惑这点可以理解,但是他的全部注意力和前进动力都来自于光这点就很难理解了。

从海王围棋社到新初段联赛再到北斗杯,作者一再渲染塔矢努力的原因皆是来自不愿输给光、想在光面前显示自己的强大,甚至导致了牺牲比赛这样惨痛的结局。

作者对塔矢这个人物刻画原本是想突出他对围棋的热爱和对胜利的追求,但我们却清晰地看到了他对进藤光这个人的在乎逐渐超越了其本身对围棋的在乎,这一转变也许违背了作者的初衷,但却无可辩驳地真实存在。

如果说塔矢真正想要追求的是“神乎其神”的境界,那必然会对众多强者表现出应有的关注,但是我们在文本中看不见他对理应关注的棋坛前辈和同龄高手高永夏的在乎,只能看见他在进藤光这个解不开的谜团中越陷越深。他无数次在心中反复吟唱“是他”、“不是他”的二重音,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提到“进藤光”这个名字立即风云突变,几乎每次对局中都念念不忘光的对局。仅从文本分析,这种关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对手意识。

试比较和谷对待光的态度,他把光当作重要的好友,同时潜意识地存在竞争意识,文中也反复渲染他对光的关注和在意,可见光在他心目中不可动摇的地位。但是我们并没有从这种态度中嗅到异样的情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并不局限于光一个人。

和谷是个现实而热心的孩子,具有独立人格和争强好胜的心态也具备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品格,他对伊角,对本田,对越智都表现出了朋友的关怀以及相应的竞争意识,虽然他对于光的在乎在很大程度上超过对其他朋友的关注,但沉浮在主体环境中则不显突兀。

这点也是因为和谷的朋友很多而塔矢的同龄朋友只有一个,但是他对光态度的不“唯一性”还表现在他一直严格地遵循主体性,也就是说,他对光的关注永远不会超过对自己的关注,他对光的态度不会产生逾越“对手+朋友”范畴的嫌疑,他不会为光而牺牲自己的独立性。可以说,作者在和谷这个人物的塑造上把握得恰当而丰满,令人信服。

光作为主角,自然而然摆脱不了万众瞩目众人提携的形象,众多棋坛前辈对光表现出的关注和认可细细想来也觉得牵强,但也仅仅是牵强而已,并没有达到塔矢给人的困惑的程度。我觉得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涉及到《棋魂》中另一种不合适的表现手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塔矢对光采取的是“表面逃避+暗地关注”的态度,这体现了他内心的矛盾:一方面尝到被欺骗被侮辱的滋味产生失望愤恨,他告诉自己这种人不值得自己去在乎,刻意在两者间划上一道鸿沟;一方面又念念不忘最初的两局,心里存有极大的困惑和疑问,不自觉地去关注这个人;这种关注让塔矢感到羞辱和无奈,于是一遍遍强迫自己忘却,结果越是强迫,越是难以割舍,于是再度强迫,再度关注……恶性循环,落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种心理不是不可以理解,问题就在于表现手法的不恰当。

塔矢对待光的态度一直保持一种强势姿态,但是在心理刻画上却过于纤细宛转。日日魂牵梦萦不说,一旦被人提及是否在乎进藤光这个问题即显得尴尬无所适从;表面逃避,实则关注万分;平日粗声粗气大声争吵,暗地为其辩护欣喜……加之绪方不怀好意地旁敲侧击,更显一种难以言说的微秒气氛。

我们甚至可以用“我们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这句话来概括塔矢对于光的态度,讽刺的是,这句话本应在言情小说中才会出现。所以这与其说是对待对手朋友的态度,不如说是初恋情怀使然,而且这种情怀也过于细腻纤弱,更贴近少女的情窦初开。

这便出现了文本的裂痕:一个是强势犀利叱咤风云的塔矢棋士,一个是欲说还休欲擒故纵死鸭子嘴硬的小亮,这两个形象始终没有办法完美贴合。

浅析塔矢亮

    曾经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八年,其间不断为他写文,找同好朋友,最后的结果却是远遁,我受不了其他人对他的看法,倘若这本不明朗的角色因别人的理解而逐渐清晰甚至走形了,该怎么办?年少的我,就此与他诀别。
    也正因如此,3年前认识了并深深喜欢上的塔矢亮,我不敢去任何与他有关的网站,不敢看任何与他相关的文章,在心中妥贴地收藏着一个,只属于我的小亮。对,我的,并不是真正的小亮。
    现在已有一定的社会阅历,终于鼓起勇气,看看别人的小亮,更希望,能找到那真正的小亮。 
    我这里只说我对小亮的看法。

  我刚开始看《棋魂》有两个原因:1.自己喜欢古典的东西,看到佐为那优雅的侧脸就不由自主陷进去了;2.我自少就开始学围棋,看到这么一部以自己的喜好为基点的漫画,当然就要抱回家啦!
  说实话,看到佐为在书中的表现是有点失望的说,但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我从一开始就被小亮迷住了,小亮的出现真的像闪电劈进我的心房,我直到现在仍深深记得里面的剧情。对于《棋魂》的动画,小亮在雨中的泪水和向尹老师提出请求时的泪水,把我的心烧灼得好痛好痛!这真是刻骨铭心的啊!《棋魂》动画委实经典,是我最喜欢的动画。
  与很多喜欢《棋魂》大人不同的是,由于我是接触围棋时间不短了,就更难理解佐为的想法了。我身边喜欢佐为的朋友全都对围棋一窍不通,却老是在我面前说他有多爱围棋多喜欢围棋。我这些话可能得罪很多人了。我在网络里寻找《棋魂》同好的时候,发现真正懂得下围棋的人太少,不少都是在看了《棋魂》后才开始学的,围棋这种东西,别说一时三刻学不到,对于它的灵魂所在,我想比那传说中的“神之一手”更难体会得到。
  “北斗杯”里阿光的话,我并没有什么感动,崛田由美在《棋魂》中所能表现围棋的内涵实在太少,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围棋在她手中成了单纯的竞技,只是多了这些“冰山一角”,硬是令《棋魂》有了特殊的内涵,有别于其他的少年漫画。所以说我喜欢《棋魂》,不如说我是喜欢围棋而已。
  佐为对围棋的喜爱与D伯爵喜欢宠物本质是一致的,我不会持反对态度。曾经有人分析过围棋之于佐为是爱人,所以同意此观点的我姑且暂时将围棋看成佐为的爱人,性别女。这人爱自己爱人的方式恰恰又是我所不齿的,虽然我绝对没有因为喜欢小亮而贬低其他人的意思,但这个爱着围棋的人却选择了成佛,这让我不得不认为他是否怜悯喜欢阿光更多一点?甚于围棋?如果他觉察到那一点的时候肯与自己的命运作斗争的话,现在的他也许还陪在阿光身边咕哝着“我要下棋!”呢!只是为了剧情与主角,崛田狠心让他消失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合理的,但对于佐为的性格,从一开始他输了选择投河放弃围棋(死了就不能下棋了吧?虽然那个时代的限制,佐为也许很迷信,认为自己死后仍有灵魂的存在)的时候,也许已埋下了伏笔。
    我从小学围棋,跟小亮的状况有点相同。在这里岔开一点话题,说说围棋。围棋的博大精深,绝不止崛田由美在《棋魂》中所诠释的那样。围棋又称“手谈”,是人们用于交流并从中得到乐趣得到人生哲理的一种活动。先不谈数学家科学家等仍一直对它内涵孜孜不倦的探讨(这从早在10年电脑就已经赢了世界象棋大师,但现今电脑的围棋技术,还及不上一个初学者这一点就可以说明),在中国,围棋向来被誉为最接近“道”的存在,其高深意味决非几场世界大赛就可以体现。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围棋,参加过一些赛事,也赢了几个奖项,到现在还热衷于其高深莫测的章法。这可能是古代围棋发展到现在物竞天择的社会的悲哀体现。而围棋在唐朝传到日本后,其斗争性渐渐湮没了本来最本质的所在(在日本围棋史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真实故事,名字好像是“因彻吐血局”,说是两个高手在对弈后其中一人吐血,胜利的一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国式围棋的“成固欢欣,败亦可喜”对这种日本人来讲根本不可能)。日本大和民族本来就是一个斗争性非常强烈的民族。到了《棋魂》,只能算是为了围棋的推广,什么“神之一手”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当然在《棋魂》后来也有一定的体现。一直苦无对手的塔矢行洋和藤原佐为,最后的相识,让他们终于找到彼此一生的对手。桑原本因坊也说过:“围棋是两个人的运动,一定要两个人,才能达到‘神之一手’。” 
对于围棋,就说到这里好了。 
    佐为对我来说是一个懦弱的人,他首先否定自己的存在,“人活在世上,难道不能为自己而活么?”正如一个否定自己生命存在意义而去自杀的人一样,有了这种想法的佐为,注定要消失。
    但小亮恰恰相反,他有非常强烈的存在感。有一位筒子说小亮不像佐为那么爱围棋,你说呢?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这样认为的。小亮从小时候就对父亲有强烈的孺慕之情,基本上可以说,行洋说什么他都会做成的。那时行洋一句:“你已经有两个很棒的能力了,一个是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的能力,另一个是比任何人都要热爱围棋的能力。”父亲这样说了,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叫小亮做什么,他都会愿意的!所以对于小亮,围棋对于他,不是单纯的爱好,也不是单纯的理想,里面还糅合着一丝对父亲温柔的期盼。(岔一下,大家不知有否看过紫堂恭子的《愈伤之叶》?我很喜欢里面的瑟雷斯,感觉上不管外貌和气质还有很多方面都跟小亮非常相似,有兴趣的请翻一下)只要父亲肯摸一下他的头发,对他轻柔说一声:“你做得很好!”那就是小小亮世界的全部了。
    所以我认为,“为棋而生,为棋而死”不属于小亮,但同时不属于佐为,那人永远不存在,因为他无法生存于世上。
    
    在还未遇上阿光的小亮,就这样躲在自己的躯壳了,不问外头风雨,径自努力着。自两岁开始学围棋,每天都花好几个小时正坐在棋盘旁,手指执拗地夹着冰冷棋子,直到额上冒汗,手指酸软无力,腿早已麻木得没有感觉,那不是一个该活泼好动得令人头痛的孩子该做的事呀!行洋这样做太自私了!热爱围棋,而这条探索“神之一手”的道路永无终结,同时自己时间有限,就要创造出自己的分身,延续自己的梦想么?不,我们不能责备他,小亮钟爱围棋,仍然是事实。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努力下,小亮棋艺了得,小小年纪就已有“天才少年”的称号。我不赞同浪漫风暴大人的看法,围棋这东西,每个人资质不一样,但普遍是刚开始学习的时候进步最快,然后速度渐渐减慢,有些更从此停滞不前。像阿光这样在短短2、3年就从外行到职业的例子不乏,我倒认为是行洋考虑小亮太早进入职业世界不妥,也就不让他太早进入了(况且小亮那时也有迷惘),实际上小亮也许7、8岁就已经有职业水准了。虽然我小学时的围棋老师(那时5段,现在起码7段了)说过,针对围棋,大人跟小孩的起跑线是一致的,但对这项高深莫测的技艺来讲,太小的孩子智力尚未开发完全,过老的大人易受经验影响而固步自封,这都是正常的。虽然我不大喜欢天才,而更喜欢凭自己努力和执着而成功的人,小亮、阿光都是。
    可以说未遇上阿光的小亮基本上纯粹得找不到一丝杂质,小小的脑袋瓜就只有父亲、围棋,没有别的,甚至自己。他躲在躯壳里,对外界一切充耳不闻,包括母亲些许无奈与寂寞,包括同龄小孩的嫉妒,包括女性的爱慕(私底下认为小亮的魅力对于女性是大小通吃,但男性缘差得离谱),对于这一切全都用有礼却没有温度的微笑给遮挡掉了。他的世界,枯燥而乏味。
    阿光的出现敲碎了他花了12年培育出来的信心与信念所构成的躯壳,却同时给予他一个新的世界,新的希望。自小以来只有别人嫉妒他,何时轮到他去嫉妒别人?他认为他做的早已足够,只要维持着这个步伐就可以,就可以得到父亲的认同,他甚至扭曲了行洋对他的期望“不是第一,父亲就不会认同我!”实际上,行洋就同大多数单纯的父亲一样,在望子成龙的同时,更希望他能快乐无忧,所以,小亮早就足以让行洋自豪,而并非,一定要当第一。
    之后呢,追着那个人,想攀到更高的境界,但那个人却让自己失望了,自己却从来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反而是强烈的憎恨。“为什么,在这样打击了我后,要让我失望?!”可以说,那时的小亮跟第二次跟阿光对弈时的门胁心情是一样的,想追上自己憧憬的对象,却同时又矛盾地希望他越走越远,直至自己看不见;希望那个人永远高不可攀,即使自己被永远抛远也无 但危机又来了,也许,该说是希望?他听到阿光向自己逐渐走进的脚步声,不安么?心中同时有另一个声音,“你那终生的对手,在向你走来!”他等着,在惶恐之后期盼着。矛盾双方不断拉扯着他的心,他的行为矛盾得连自己也无法相信。最后,阿光还是越过他设下的壁垒,笔直向他走来。

    认识阿光后,他开始睁开双眼,看看这个世界,感受外界的一切。之前的岁月他都花在研究围棋上了,对于与别人相处他是稚嫩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我认为他并不完全是一意孤行,更多是不知该怎么回应。他知道他的入社会给别人造成影响,但造成什么影响,别人又会怎么想,他却是完全没有经验的。自小围棋实力出类拔萃,成绩顶尖,虽然在海王这种明星中学里,必定不乏学习成绩比他优秀的人,但这种成绩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也就无所谓嫉妒了。我一直无法想像他皱着眉头思考着数学题的样子,无法想象他穿着运动衣踢球的样子,那不属于他,汗水淋漓、阳光明媚的草地,不是他的殿堂,他的梦想,不在这里。难听点说,他的人生,除了下棋,就一无所有了。没有学习,没有玩乐,他失去同龄人所应有的生活,而这是他所选择的,心甘情愿的。TV版第66局有一幕是他背着书包跑向围棋会所,那一幕小亮可爱得不得了,但丝毫没有真实感,不是我们忘了他那时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小学生,而是他早已抛弃了这个身份。
    但总算,他有所改变了。浪漫风暴大人认为他在下4盘和棋的时候也是不改自己作风,我却认为那已经是当时的他最大的让步。向来自尊高傲的他没有赢任何一个人就已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旁边两位欧吉桑也说:“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输棋是无可忍受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中学生。”到最后他出来带着抱歉的神情说的那一句:“对不起!”那绝对是真诚的。他不忍这个协会无法生存,他不忍这么一个令大众可以得到欢乐的地方就此消失,他的本质仍是那么的纯洁而温暖;但他同时不能丢弃自己身为棋士的自尊。和谷知道他翘掉职业考第一战时说他看不起他们,我说,他是太看得起了,才这样做。棋士的自尊,是不允许自己轻易输给对手,而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攀到最高峰。当上职业棋士后,棋士的自尊,成为他另一项赖以生存的必需品。而同时,父亲的期盼在他心中所占的分量又有所减少,浪漫风暴大人认为他“拽”,我也不赞同,他只是单纯保有他的自尊,也许他对人性交往还很无知,但无知不等于“拽”。
    这时也出现一些很不符合他以往个性的情况出现。譬如他指导越智时说:“在这三个星期,请你叫我老师!”“你现在看不起他,将来后悔的一定是你!”还有4盘和局后他对芦原那妩媚的一笑(不行了不行了,太诱人了!^*^芦原若是有同人意识,保准小亮的贞操……危险危险!)感觉上就是很有“人味”的象征。
    在这方面,我认为浪漫风暴大人大多分析得非常透彻到位。
    在这里说说小亮身边的女性。他不可能不结婚,什么样的女子才适合他呢?围棋界的男性都有默契,找妻子最好就找同是棋士的女性,因为这样她才能理解自己,我想行洋一定很爱明子才娶她回来,可惜就是不大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明子恰好又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性,对这父子,有爱,有怨,但就是默默付出,从未想过离去。以后阿光必定娶小明,小亮呢?就《棋魂》里面的女性角色而言,我认为日高最适合他,她的存在恰好补充小亮心中最欠缺的所在,像社会阅历,像那份想说就说的豪爽,只是岸本的存在好像也使我这想法不大可能……
    很多人认为小亮是被冰封的火山,我是十分认同的。那份遭长埋的炽热在遇到阿光后喷洒出来,绵延千里。他从混沌中睁开双眸,开始认识这个世界,也开始有他这个年龄本该有的想法。尽管他的朋友全都是大人,尽管他表现得多老成,他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父亲倒下时,他不知所措;对于阿光实力的疑惑,他也很好地掩埋了不去深思,因为他怕承受不了最坏的结果,就算想,也只敢挖掘表面的东西……我们不能忘却,他那澄清的眼眸,始终没有变过。所谓。那份无法填补的心的空洞,让小亮消沉下去。 但危机又来了,也许,该说是希望?他听到阿光向自己逐渐走进的脚步声,不安么?心中同时有另一个声音,“你那终生的对手,在向你走来!”他等着,在惶恐之后期盼着。矛盾双方不断拉扯着他的心,他的行为矛盾得连自己也无法相信。最后,阿光还是越过他设下的壁垒,笔直向他走来。

    认识阿光后,他开始睁开双眼,看看这个世界,感受外界的一切。之前的岁月他都花在研究围棋上了,对于与别人相处他是稚嫩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我认为他并不完全是一意孤行,更多是不知该怎么回应。他知道他的入社会给别人造成影响,但造成什么影响,别人又会怎么想,他却是完全没有经验的。自小围棋实力出类拔萃,成绩顶尖,虽然在海王这种明星中学里,必定不乏学习成绩比他优秀的人,但这种成绩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也就无所谓嫉妒了。我一直无法想像他皱着眉头思考着数学题的样子,无法想象他穿着运动衣踢球的样子,那不属于他,汗水淋漓、阳光明媚的草地,不是他的殿堂,他的梦想,不在这里。难听点说,他的人生,除了下棋,就一无所有了。没有学习,没有玩乐,他失去同龄人所应有的生活,而这是他所选择的,心甘情愿的。TV版第66局有一幕是他背着书包跑向围棋会所,那一幕小亮可爱得不得了,但丝毫没有真实感,不是我们忘了他那时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小学生,而是他早已抛弃了这个身份。
    但总算,他有所改变了。浪漫风暴大人认为他在下4盘和棋的时候也是不改自己作风,我却认为那已经是当时的他最大的让步。向来自尊高傲的他没有赢任何一个人就已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旁边两位欧吉桑也说:“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输棋是无可忍受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中学生。”到最后他出来带着抱歉的神情说的那一句:“对不起!”那绝对是真诚的。他不忍这个协会无法生存,他不忍这么一个令大众可以得到欢乐的地方就此消失,他的本质仍是那么的纯洁而温暖;但他同时不能丢弃自己身为棋士的自尊。和谷知道他翘掉职业考第一战时说他看不起他们,我说,他是太看得起了,才这样做。棋士的自尊,是不允许自己轻易输给对手,而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攀到最高峰。当上职业棋士后,棋士的自尊,成为他另一项赖以生存的必需品。而同时,父亲的期盼在他心中所占的分量又有所减少,浪漫风暴大人认为他“拽”,我也不赞同,他只是单纯保有他的自尊,也许他对人性交往还很无知,但无知不等于“拽”。
    这时也出现一些很不符合他以往个性的情况出现。譬如他指导越智时说:“在这三个星期,请你叫我老师!”“你现在看不起他,将来后悔的一定是你!”还有4盘和局后他对芦原那妩媚的一笑(不行了不行了,太诱人了!^*^芦原若是有同人意识,保准小亮的贞操……危险危险!)感觉上就是很有“人味”的象征。
    在这方面,我认为浪漫风暴大人大多分析得非常透彻到位。
    在这里说说小亮身边的女性。他不可能不结婚,什么样的女子才适合他呢?围棋界的男性都有默契,找妻子最好就找同是棋士的女性,因为这样她才能理解自己,我想行洋一定很爱明子才娶她回来,可惜就是不大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明子恰好又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性,对这父子,有爱,有怨,但就是默默付出,从未想过离去。以后阿光必定娶小明,小亮呢?就《棋魂》里面的女性角色而言,我认为日高最适合他,她的存在恰好补充小亮心中最欠缺的所在,像社会阅历,像那份想说就说的豪爽,只是岸本的存在好像也使我这想法不大可能……
    很多人认为小亮是被冰封的火山,我是十分认同的。那份遭长埋的炽热在遇到阿光后喷洒出来,绵延千里。他从混沌中睁开双眸,开始认识这个世界,也开始有他这个年龄本该有的想法。尽管他的朋友全都是大人,尽管他表现得多老成,他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父亲倒下时,他不知所措;对于阿光实力的疑惑,他也很好地掩埋了不去深思,因为他怕承受不了最坏的结果,就算想,也只敢挖掘表面的东西……我们不能忘却,他那澄清的眼眸,始终没有变过。
他失去童年,现在补偿,幸好,为时未晚。所以他与阿光对弈争吵说:“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说过8次那么多!”本来是高水平的争执,到后来演变成为连小学生听了也要掩面的低级吵架,那种“你有!”“我没有!”“你有!”“我没有!”……这种对话重复一千遍也有没有结果的争吵。他抓狂起来一定很恐怖。笑,那Q版很可爱,社嘴角流着口水,鼻上吹着泡泡睡着了,阿光拿着扇子准备敲醒他,小亮却顺手拿起旁边的水壶茶具就这么砸过去(也不怕砸死人或是摔坏了这些造价不菲的茶具……)。孩子气啊孩子气,面对阿光一时三刻是不可能和颜悦色的了,但面对会所里的客人,本来温柔却无温度的微笑还是多了那么一份暖意。
  《棋魂》是励志漫画毋庸置疑,是写阿光的成长也毋庸置疑,但其实那也有小亮的成长,一个从无心到大发脾气的可爱男儿,倘若只是前者,绝得不到我们这么多女性的喜爱;倘若只有后者,又少了那么一点让人怜惜的部分。

    在后来,行洋也考虑到自己的存在对儿子成长的阻碍,选择了离开(不然就是小亮先离家出走了……他还算识时务,哼哼!)。如今的小亮,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孩子,只是更会为自己着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正经的部分说得好累,说说别的。
    说实话,我被小亮迷倒有很大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发型,俺是非常非常非常……(以下省略n个)喜欢这个发型的!这种发型在欧美虽不算流行,但也有不少女性模特儿喜欢(注意是女性!),英文我忘了,但读音……跟粤语中表“老土”意思的某字读音一模一样!(偶哭……)其实整齐的发脚被风吹拂时晃动波浪般的弧度对我来讲是很有美感的。
    衣服……我没有浪漫风暴大人记的那么仔细,只认为小亮除了西装以外很喜欢格子衣服(我也是)。至于夏威夷那件……感觉上是一点也不符合小亮的形象,倒更像是小钿本人的爱好。他着装非常整齐,给人一丝不苟的感觉,小时候必定有母亲的帮忙,但长大后还是这样,就是自己个性的体现了,这当然也有先天遗传后天影响的结果,连他所喜爱的食物也是日本传统的纳豆味噌汤+鱼,晕倒……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08-06-11 21:28:58
5
引用 删除 思雨   /   2008-02-25 12:17:40
妹妹加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20-08-09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4938
  • 日志数: 77
  • 像册数: 19
  • 影音数: 15
  • 书签数: 7
  • 建立时间: 2007-01-29
  • 更新时间: 2010-11-14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