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罗兰 音乐笔记《灵魂与呐喊》 经典语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11 21:28:29

      一、 艺术所拥有的、被这些燃烧的心灵所点燃的激情是多么强烈啊!可是,这里面又隐藏着怎样的危险啊!因为,在艺术中,一切不受制于对自然的模仿或不受制于自然的控制的事物,一切仅仅依赖于灵感或依赖于内在兴奋的事物,简言之,一切以天才或激情为前提的事物,本质上都是不稳定的,因为天才和激情始终是例外,即使在天才人物的身上,即使在感情热烈的人身上,也是如此。这样一种火焰容易转瞬之间黯淡下去或彻底消失。而且,在精神休眠的阶段,如果认真而勤勉的才能、观察力和理性都没有取代天才的位置的话,结果必定是绝对的空无。这个说法在各个年龄的意大利人当中很容易得到验证。意大利的艺术家,即便是平庸的艺术家,常常比北方地区很多大名鼎鼎的、天赋很好的艺术家更有才华;但如果这种才华被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或者打瞌睡,或者误入歧途;尤其当它魂不守舍的时候,肉体就是一个空空如也的驱壳。
        
        二、关于莫扎特的爱,不存在过度或浪漫;他仅仅是表达了爱的甜美和哀伤。正如莫扎特本人不曾饱受激情的煎熬一样,他笔下的主人公也没有承受过肝肠寸断的痛苦。《伊多梅尼奥》中安娜的哀伤,甚至还有埃莱克的妒忌,都不同于贝多芬和瓦格纳所释放出的那种精神。莫扎特所熟悉的激情,只有愤怒和骄傲。所有激情中最伟大的激情—“完整的维纳斯”——从未出现在他身上。正是这种缺乏,赋予他的整个作品一种妙不可言的平和。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艺术家往往只通过肉欲的过度,或者通过伪善的、歇斯底里的“神秘主义”,向我们展示爱,而莫扎特的音乐之所以让我们着迷,既是通过它的知识,也是通过它的无知。
        三、当我们谈论贝多芬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谈到上帝:对他来说,上帝是第一实在,是素有实在中最真实的存在;我们在他的所有思考中遇到这个上帝。他能够像对待平等之人一样对待这个上帝,或者视之为自己的主人。他能够把他看做是有个可以粗暴对待的伙伴,一个应该诅咒的暴君,是他的本我的一部分,一位粗鲁的朋友。一位爱之深责之切的严父。但是,不管这个上帝是什么,他总是与贝多芬发生争执,他每时每刻都在与他争执;他属于他的家庭,跟他住在一起,绝不会离开他。另外一些朋友来来去去:他总是独自一人待在那里。贝多芬总是用自己的抱怨、责备和疑问纠缠他。内心的独白始终是两人之间的对话。在贝多芬的所有作品(包括最早的作品)中,我们都能找到这样的灵魂的对话,一个人身上两个灵魂的对话,时而合二为一,时而针锋相对,时而商议讨论,时而拳脚相向,身体与身体互相搂抱在一起,谁能说清楚,这究竟是打架,还是拥抱?但其中有一个是上帝的声音,谁也不会弄错。

        四、想到音乐这个领域永远繁花盛开着实令人欣慰。在普遍的混乱中,这个想法就像和平的信使一样出现。政治和社会的历史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冲突,是人类向着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不断进发,每一步都有障碍,要坚持不懈地一个接一个克服。但是,从艺术史中,我们可以分离出丰满与和平的特征。在艺术中,不存在前进这么回事,因为不管向后追溯到多远,我们都能看到已经实现了的完美;假如有人认为,自圣格列高利和帕莱斯特里纳时代以来,许多个世纪的努力使我们与美的距离更近了一步,那是荒谬的。这一观念中并没有什么值得悲哀或令人丢脸的东西;相反,艺术是人类的梦想。一个光明与自由的梦想,一个宁静力量的梦想。它是一个不绝如缕的梦想,没有对未来的恐惧。我们总是在焦虑和骄傲中告诉自己,我们已经达到了艺术的顶峰,正处在下降的前夕。自世界鸿蒙初辟以来就一直有人这样说。在每一个世纪,都曾有人扼腕哀叹“一切都被人说尽,我们来得太晚。”好吧,每一件事情或许都被人说过,但每一件事情依然有东西可说。艺术,就像生活一样,也是无穷无尽的;让我恩觉得此言不虚的事情,最好的莫过于那永远奔涌的音乐之泉,这股清泉流过千百年的岁月之河,直至汇成一片汪洋大海。


TAG: 经典 音乐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17-10-23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0
  • 日志数: 34
  • 像册数: 1
  • 建立时间: 2016-12-31
  • 更新时间: 2017-07-31

RSS订阅

Open Toolbar